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仍难免国外干预?

关注 2020-01-08 09:32:35 查看数 28819 ,评论数 0 资讯


美国大选全球政治舞台上最具影响力的选举,随着2020年的到来,也迎来了四年一度的美国大选。时隔2016年对希拉里·克林顿竞选经理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进行网络攻击、泄露数千封电子邮件的事件已经过去了四年,这四年里,可以说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世界人民的紧绷神经,也不知道他的种种作为是否又离自己为美国许下的“伟大”目标近了一步: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一个日趋紧张和分裂的国际政治局势让世界人民彷佛生活在一池搅动的浑水里,一个“时而不靠谱、时而不着调”的总统不知让美国人民有了怎样的新奇体验。经历过上次选举时的攻击事件,美国这只惊弓之鸟生怕自家总统选举再次被外国势力干预,让美国人民再次水深火热四年。


那么问题来了:这一次总统选举,还会不会被外部势力干预?根据美国数据科学于实时情报公司阿加里(Agari)的最新研究,其对803名美国注册选民进行调查后发现,十分之七的选民对这种2020年外国干预大选存在不同程度的担忧,而这种担忧也不无道理。据报道,朝鲜、伊朗和俄罗斯曾在2019年对总统竞选高价值目标发动了2700多次网络钓鱼攻击。


四年来,电子邮件依然还是网络攻击者武器库里的那个重要武器,大多数政党和候选人依然极易受到电子邮件攻击。电子邮件攻击是绝大多数网络攻击的首选工具,其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对政治候选人及其竞选活动的直接攻击,一类是针对潜在选民和捐助者等第三方的攻击。2016年的那次攻击手法是经典的基于电子邮件的社会工程学技术,攻击了波德斯塔的电邮账户、泄露了数千封电子邮件,标志着政治领域朝着更加公开、敌对的网络活动又迈进一步。就像我们看到针对组织的标准犯罪攻击一样,威胁行为者使用身份欺骗技术来假冒可信任的联系人,并诱骗其受害者通过网络钓鱼站点共享详细信息。


除此之外的干预方式还有很多,用虚假新闻进行迷惑、用在线信息行动挫败政治对手的言论、直接攻击投票基础设施等等。


威胁行为者还可利用电子邮件欺骗来假冒政治候选人本身的可信任身份,以攻击其支持者网络,如:潜在选民和捐助者。


破坏候选人的支持阵地也是一种有力载体:成功渗透、模拟竞选电子邮件帐户、利用虚假的新闻或政策立场针对选民和新闻记者,损害候选人声誉也会造成混乱和不信任。阿加里(Agari)的发现,如果61%的选民曾收到过某位候选人身份的网络钓鱼邮件,则他们不会投票给该候选人。


除国家行为者,选举还为网络犯罪分子提供了丰厚的机会。攻击者可冒充官方的捐赠请求电子邮件,将竞选捐款转移到自己的银行帐户、骗取竞选活动所需资金。


尽管有前车之鉴,但2020年竞选活动所用的电子邮件安全性依然不足。阿加里表示,在投票率超1%的13位候选人中,只有一位候选人采取了必要的预防措施,这位候选人也值得拥有姓名:民主党候选人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其他候选人要么没有电子邮件身份验证、要么高级电子邮件安全性没达标,要么都没有。民主党人最喜欢的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甚至现任总统特朗普都缺乏对欺诈和泄露的有力保护。


针对这些信息战,隶属于美国军方的美网络司令部(Cybercom)也积极为信息战做准备,目的就是要防止俄罗斯干预2020年的总统大选。美国军事网络官员曾在2019年12月26日放出口风称:正在制定针对俄罗斯高级官员和精英的信息战策略。如果莫斯科试图通过黑客入侵美国选举系统、或通过挑拨民意来干预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美方将做出回应。对此,《华盛顿邮报》解读为如果俄罗斯不停止干预(美国大选),包括俄罗斯高级官员在内的目标人物的个人敏感信息将遭到打击。

交流评论(0)
Loading...
点击 ,就能发表评论哦~如果您还没有账号,请 一个吧
css.php
正在加载中...